忘了是誰告訴我有文學營這件事的,
好像是 自由 吧…(至少她是我印象中的第一個),
一聽到是「文學」營,再加上講師陣容,
讓我馬上心動得不得了,只是左躊躇右遲疑…
搞到最後快到期限才真的鼓起勇氣去報名,
幸好,我想參加的組別–戲劇組–還沒額滿!(笑)

咳,讓我先把筆記本拿出來。

照慣例,始業式是無聊到爆炸的場合,
因為今年在清大新的台積館辦營隊,
所以就請了台積電的一個人物來給大家講講話,
非常之官腔,不過我們就暫且原諒他吧。

08年的主題是:「交流」,為什麼呢?
因為今年有幾位大陸(香港)學者來當講師,
隨意舉幾個例子:陳可辛、北島…。
不能說沒有一些政治意識的東西在裡頭,
始業式於此著墨不多,但還是讓人覺得怪怪的,
像是有毛在搔,很輕又有那麼一點癢。XD

其中有兩個印象比較深刻的點,
某人說大學生太安靜是不好的,
人家國外有很多學生思潮活動,
舉凡示威、抗議、遊行,哪個不來?
台灣沒有這種東西,太安靜了。

思想要碰撞,你們曉得的吧?(大笑)

另外一個是每次談到文學就要談的問題:
文學是可以切割的嗎?界限在哪裡?
詩、散文、小說、戲劇,它們的差別在哪裡?
是承載文學的一種工具,還是一個目的?

戲劇,在這當中也許是比較明顯可以獨立出來的,
但詩文小說,真的就難分難捨了。
我不是很懂這其中的分別…
尤其是在區辨散文和小說上,我簡直可以說是一敗塗地。

然而,作者高興,讀者歡喜,
除此之外,誰還有置喙餘地?
這讓我想到今天 plurk 上的一則討論,
(抱歉,讓我岔題一下) 
信封的格式,到底是為了讓寄件人能方便傳達訊息,
還是為了讓郵務人員能方便處理大量訊息?

有因嗎?有果嗎?還是兩者並行,同等重要?

當然,我不僅僅是要丟出問題來,
我自己的想法是這樣的:

文學種類的區分,既是工具也是目的,
不同的體裁,能夠承接的情緒和份量是不同的,
這當中自然沒有什麼高低之分,
就好比帆船和郵輪,載重量不同, 
那是因為他們的目的本身就不同。

文學應該也是這樣的,
作者依著自己的目的,
選擇適合的體裁去呈現,
為了是讓讀者能更準確地接收到作者的心意,
就是這樣而已。


第一天的晚上,
我們看了佛拉明哥和詩的結合,
根據主辦單位發的簡介,
這個迷火佛拉明哥舞坊是很力求創新的,
它們跟戲劇界、古典音樂、流行音樂都可以做結合,
這次在九月底的表演則是和羅智成老師的《夢中邊陲》一起,
剛好和這次文學營有呼應,所以在營隊裡先給大家聞香。:)

團長林老師有句話很棒,他說:
業餘的觀眾,若只是看舞者跳舞,
聽那些熱鬧滾滾熱情洋溢的音樂,
固然也是一種享受,卻也帶著一點遺憾,
為什麼佛拉明哥不能帶進台灣的東西呢?
詩,尤其是新詩,一位現代詩人的詩,
能讓台灣的觀眾在觀舞的同時有更多層次的感受,
更能進入舞蹈和音樂之中!(此為大意)
 
嗯,舞者的肢體,頓時有意義了起來!(笑)

ps. 這裡是九月底表演場次的活動預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edyc 的頭像
weedyc

I, Me, Myself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