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第三天了,今天的行程預計是往蘇澳跑,不過早上先跑到白米木屐村去。

說到這個白米木屐村,我覺得導覽員真的很重要,我們那天遇到的導覽員倒不是不專業,只是不夠親切,講話的語氣有點急促,而且整棟建築物感覺都在推銷你要買木屐,我稍後和猴媽聊起我的觀感,她說「那些人很窮,也許不這樣不行吧?」,但是我覺得有點小感冒。

除此之外,能看到很多奇形怪狀的木屐的確是蠻有趣的,據介紹,有瘦身專用木屐、罰站木屐、世界上最大和最小的木屐,看師傅做木屐也讓我很感興趣,但是這部分導覽員著墨不多,很可惜,我一直想賴在師傅旁邊看他做事,我對「學習」這件事很有興趣的,你們都知道。:)

參觀的時候有兩件比較值得一提的事,第一件是木屐上頭有些會有裝飾紋路,白米木屐展覽館有安排一個「雕刻」區塊,雕刻師傅看來有點意興闌珊地介紹他的工具和雕刻工法–陰刻和陽刻,我心想:「拜託,這不是我們國中家政課就學到的東西嗎?」我還記得以前都要買一整組的雕刻刀,我還買了兩份(因為第一組我以為弄丟了就又再買一組,小孩子都這樣),而且後來扯到當天晚上我和我媽的一個話題,容後再詳述。

第二件是木屐小吊飾,他們當然會賣這種紀念品,沒啥稀奇,木屐上的帶子通常都是皮雕師傅在處理,所以也有一個「皮雕」區塊,導覽員和師傅看起來都很熱心,好像皮雕非在他們那裡買不可,不過我心想:「這東西台南老街上多得是,而且人家的皮雕花樣更多。」我自己就有好幾個在安平買的皮雕,真的很美。(笑)

喔,對了,還發生一件趣事,他們有提供免費電繪的服務,一般就是寫寫「送給某某某,某年某月某日贈」或是四字祝福語之類的,那個電繪師傅…真的不是我心地壞要笑她,我們走到她的區塊的時候,剛好有組客人買了木屐要請她寫「無煩無惱」,一開頭她的無就寫錯,差點要寫「吾」,幸好才寫了兩、三筆,就先用砂紙磨掉。寫著寫著,最後的惱又寫錯,這次是完完整整地寫下「腦」,變成「無煩無腦」…(你看到這裡還能忍笑我就佩服你)

重點是,寫字師傅完全沒發現她寫錯字,導覽員有發現但是礙於面子不是很想說,客人…我想他是很無奈地指出這個錯誤,並且還自我安慰:「無腦也不錯啦,不用想那麼多,心情自然比較輕鬆。」媽呀…可以這樣打圓場的嗎?XDDDDDDDDDDD



逛完無腦的白米村,我們就去蘇澳吃海產,老實說,那裡的海產店一整條街都是,我不知道算不算多,不過每個店家門口都有人在拉生意,沒事先做功課還真不知道哪家好吃,而且還會被拉生意的店員洗腦洗到很煩(這時候如果我真的無腦就好了),我想菜色應該都大同小異啦,況且我們吃的那家只是隨便選的,就不介紹了。

也是很眼熟

吃飯之前有先到金媽祖廟上香拜拜,這間廟就正對著港口,從三樓往外看就是一片窄窄的港口景象,猴媽說,安平二十年前也是這番景況,的確,我小時候是很常看到安平橋下停滿這種舊漁船,還曾經問過我爸:「那些船的下面為什麼都紅紅的,是生繡了嗎?」這種笨蛋問題。(默)

現在的安平已經不是漁港了,不過漁港氣息還是在的,我和我媽也仍然自認是海的女兒。

吃飽飯後要走回停車處時,又經過一次金媽祖廟,有好幾組進香團來,十分熱鬧。我在旁邊看著他們揮舞著廟旗(還是神旗?),然後做出指定手勢和動作,一一把神明遞進去給媽祖廟的工作人員進香,很有台灣在地人的感覺,我想如果要介紹台灣,進香團文化非講不可!包含乩童作法拿釘耙使勁往身上戳之類的宗教儀式,是台灣人一輩子的回憶吧?



臨走前在南方澳大橋上往金媽祖廟方向拍了一張。
在南方澳大橋上



過了南方澳大橋,我們下一站是去豆腐岬,唔,我不知道為什麼它這樣命名,那個公園上面顯然也沒有任何介紹文字。猴爸很生氣,因為網路上的介紹圖片比實景還要美上很多,而且還附帶一堆騙人的文字,猴媽問我的意見,我只說:「那些文案我自己也寫得出來,更何況看多了,早就知道三分也能寫成九分。」

不過海景還是很美的。



不曉得那附近是不是之前地震有受到影響?有些路貌似崩塌–呃,我是指公園裡面靠山崖的小路。

看到海,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脫光鞋子下去踩它一踩,但考量到猴媽可能會想砍人,我也只能想想不能實際行動。這片海讓我想起大四畢旅,應該是在屏東的不知道什麼地方,經過一大片海,司機放大家下去海邊晃晃,很多人都只敢站在浪邊浸浸腳丫子,只有我一下子就站到水深及膝的地方,大家都說我膽子很大,沒辦法,我從小就是在海邊長大的,泡泡腳丫子一點都不能解我的海癮。


經過一番折騰,我們回到羅東時又是覓食時間,三個人左思右想,猴媽對昨天的溫泉泡腳念念不忘,我也對昨天的晚餐菜色念念不忘(哈哈),所以就又去礁溪吃飯兼泡腳。

晚上洗完澡,我和我媽聊起早上去木屐村的事,她說她小時候也是看雕刻刀看到不想看,只不過我的雕刻刀是小孩子的玩具,她看的是真正的雕刻刀,因為我兩個舅舅都是在做雕刻的,其中有個舅舅還頗有名氣(羞),記得我小時候曾有次把素描作業帶去舅舅家寫,被大人們看到了,以為我是把圖畫紙放在書上描出來的,我說不是,是我自己對照著畫下來的,被舅舅們笑說(我媽家)要有傳人了。

然後又講到我媽小時候幫著舅舅雕刻的事,她不會雕,只會做些小零工,一開始舅舅們是做佛像起家的,所以我媽會幫忙上膠或是上金箔之類的,我說我還有印象看過舅舅上金箔,我媽嚇了一跳,因為那是好久遠的事囉!所以我同時也是聞著木頭的香味長大的,以致於後來對木製品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諸不見我的書櫃都是原木製的,還要堅持有木頭香氣的那種。(笑)


當天晚上聊了好久往事,嗯,突然有點思鄉…

創作者介紹

I, Me, Myself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