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惠姊幾歲】


這真的是件好神奇的事。淑惠姊說他從七歲就因故到日本就學了,受日本教育和文化熏陶長大的他,後來回台後發現台日環境實在差好多啊,隨便舉兩個例子好了:

1. 在日本開車靠規矩,在台灣開車靠技術。日本人是非常守規矩的民族,這五天行程下來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們開車有多乖,明明路上完全沒車,司機硬是不開快一點,限速六十最多就開到六十五,高速公路限速九十(?)就只開九十,根本接近定速的境界啊!

在日本待久的淑惠姊,剛回台灣時買的是安全導向的小車,上路看限速六十就乖乖開六十,誰曉得每輛車都超車,有些駕駛超車後還會加比手勢或送上三字經,害他一氣之下就去買了一輛跑車,這下子換他超別人的車了(也許還回送手勢或三字經?XD)。我是看他這樣兩邊開車,怕他會精神分裂啊…XD

2. 兩國都愛吃藥,但台灣愛吃成藥,日本愛吃保健食品(藥)。台灣很多藥房,健保制度也很方便,所以大病小病都吃藥,三不五時就去醫院開藥;但日本是在還沒生病前或是剛生病就吃保健的藥,而且日本也很愛研發對人體器官有保健功效的藥品,算是醫療技術和觀念整個和台灣不在同一個水準上吧?

廢話這麼多,我只是要說,淑惠姊叫大家猜他幾歲,大多數都猜四十到四十五,他說他是「59 年生的」,大家紛紛心算「五十九年次現在四十四歲也差不多」,他聽大家算完才又再說是 1959 年…(炸)都快六十歲的人身材保養的這麼好,體力還這麼好(他有抽菸喔),還能帶團…真神人也。Orz


【草莓要不要洗】

還記得第二天在漁人碼頭附近市場買了一盒草莓的事嗎?後來不曉得在什麼地方,W 也買了一盒草莓回車上,淑惠姊問他:「你草莓怎麼不趕快吃一吃?新鮮的現吃最好吃啊!」W 回說:「這草莓還沒洗不能吃吧?」此話一出引起車上眾人側目,紛紛給他一個綽號叫–洗草莓先生。


【溫泉蛋】

第三天大家在砂湯泡腳時,看見 W 家那個跛腳的弟弟整個快把砂子挖到能把整個人埋下去泡湯,有趣的是他挖完又沒有真的下去泡,純粹挖好玩來著?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泡腳泡到一半看到 L 拿著一袋蛋,大家以為他要煮溫泉蛋,當然,在有溫泉的地方煮溫泉蛋是很合理的事,但是…岸邊的溫泉池子…大家正在泡腳耶?!H 就說:「你確定那個蛋要和我們的腳一起…泡嗎?」

後來當然沒有,那個蛋是店家早就煮好的。XD


【職業】

第四天去狸小路逛街時,我和阿華、阿苹走一塊兒,大家聊起我的職業,阿苹整個興奮到大尖叫,後來也一路一直拉著我問東問西,搞得好像我有三頭六臂一樣,阿華則是說我一點都不像老師,總覺得我比較像是辦公室裡的行政人員之類的(Really?????)。

其實原先和大家約定的時間是十點,可是有些人覺得放個行李也不用一小時,不如早去早回,所以後來改成九點半,如此一來 W 一家就沒有跟到了,後來看 D 的臉書動態,他們也跑去吃一風堂,只是不像我們那麼晚,人生就是不斷的錯過啊…(什麼結論?)(而且這段大離題)


【明信片】

除了原本就有在寫明信片的 H 和 L,我也跟著合寫一張給 a 的,還順便把 D 也拉來一起寫。說到這個明信片,那個日本各縣限定的明信片實在太過份了,各地都不一樣,還限定只能當地買,然後每年都出一款新的,這到底是要逼死誰?不要說遊客收集不完,連日本人自己都收集不完吧?=.=

最後一天晚上看 H 和 L 寫明信片挺有趣的,我喜歡觀察人,當中也包括人的字,我一直相信看一個人的字能看出他的性格,看人寫字其實是很有趣的事。:P


【遲到罰錢】

淑惠姊在第一天接我們上遊覽車時就先放狠話:約好的集合時間有五分鐘緩衝,超過五分鐘,一分鐘要罰 1000 円。大家有好幾次都超過時間,但都在五分鐘內上車,只有幾次 W 的弟弟跛腳最慢,但也都壓線。最後一天去 outlet 血拼時,因為大家都各逛各的,我們晃了一圈也沒什麼要買,乾脆早點吃午餐(在二樓美食廣場),吃到一半發現小花夫妻也來吃,然後我們都吃完要往回走時 H 發現 W 家妹妹正要去點餐,那時候大概差十分鐘就到集合時間。

走到一樓門口,經過 COACH,發現 W 家其它人在排隊等結帳,W 問我有沒有看到他妹妹,我說他剛要點餐大概來不及了,說時遲那時快,已經只剩六分鐘就要集合啦,我在大門口拎了好多同團的回車上(好多人都以為要在門口等,其實是要直接上車)。

12:40,大家都在車上了…除了小花夫妻。同團中只有我們看到剛剛小花夫妻在二樓用餐,雖然有五分鐘緩衝時間,但是等一下就要直奔機場回台了,淑惠姊權衡之下還是跑去廣播尋人。12:45,仍然沒看到人…等啊等啊等,一直等到 12:53 小花夫妻才奔跑上車。如果真的罰錢的話…大概可以吃個什麼呢?(作夢)


【掛行李】

在新千歲機場等淑惠姊發登機證時,我就叫 H 和 L 先去排隊掛行李了,那個人龍之長的,就算我叫他們偷跑,也是至少排了十五分鐘左右吧?團體通道排了長長的一大群人,以領隊來算,我起碼看到三個不同團的同時在掛行李,但個人通道半個人也沒有,大家看了都很眼紅,周爸爸於是決定去走個人通道看看能不能快一點。

一家成功以後我們也想如法炮製,雖然心裡覺得日本人應該不會容忍我們這樣做,但還是抱著「不試白不試」的心態去排一下,後來果然被趕回團體通道了。對於日本人遵守規定一事,我覺得是應該的,不然如果大家都偷跑到個人通道的話,那秩序馬上就會一團混亂,可是這樣其實有點不知變通,明明看到可能快上百人在排團體通道,而且個人通道沒有人,為什麼不彈性一下開放個人通道的櫃枱也幫忙掛一下,當然,如果有個人要掛行李就讓個人的優先,只是這種事可以彈性處理吧?

我是不曉得這樣行不行得通啦?但如果是我,我會想要這樣做(處於機場方的工作人員立場),這樣人員充分利用,然後也節省旅客等候的時間,豈不是雙贏嗎?@@


【甜不辣】

最後好像應該介紹一下甜不辣的由來。

其實甜不辣原來不叫甜不辣的,是叫 Libra,但是我第一次介紹給阿璇認識時,他把 Libra 聽成 Zebra,也是啦這兩個聲音好像的,突然叫出來的話,聽錯也是無可厚非。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決定把 Libra 的中譯名「力不辣」改成「甜不辣」,經我這樣一改,同團團員在記名字就快好多,而且大家都不會叫錯喔!(得意XD)

說到甜不辣這個人,其實我一開始對他的印象是「極度內向害羞」,但是這五天下來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話多得很,而且超愛嗆我的,由此可知,他其實是個「悶騷」的人,同團其它人在問我說「甜不辣看起來好像很安靜」時,我都要很努力推銷其實他很有趣的,拜託大家快來認識他啊!

至於我們家另外一隻…原本同團以為我是我們家最 social 的,後來大家發現根本 H 才是最愛 social 的那個!無時無刻無處不可把妹啊!(捻鬍鬚)

P.S. 甜不辣也是最愛欺負我的,哼哼!


【喃喃自語】

這次出去有 W 家六人,阿嬤家六人,小人家五人,D 高中朋友團四人,阿璇家三人,我們大雜燴三人,阿薜阿華同事兩人,阿古小花夫妻兩人,總共三十一人,大部分時間都是三五各自成群,雖然沒有什麼機會能通通一起熟起來(又不是帶童軍團 Orz),不過東聊一點西聊一點也算還 OK 啦。

交朋友這種事就只能靠緣份啦,像我們家阿璇說他很難交朋友,我就覺得不會啊,睡同一間隨便一聊就兩小時,這樣有很難聊嗎?XDDD

有一次好的經驗就會想要冒更多險,下次會遇見怎樣的人呢?Wait and se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edyc 的頭像
weedyc

I, Me, Myself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