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ppl.jpg

我一直不斷想起,那年冬天,你把我的手緊緊握住的溫暖。

那和南台灣六月溽暑的熱,完全不同。

高雄的太陽,只會把人曬到脫掉一層皮,

你掌心的熱,則是我那年臉上唯一的妝。


我坐著火車,來到這個有你的城市,

與你相遇,拋去一個人的孤獨,戀上二個人的華爾滋,

卻也搭著它離開你,丟下二個人的包袱,踏上一個人的回憶。


我還記得你說:

「我想呼吸有你的空氣,遮蔽有你的陽光,

迎向你、抱著你、親吻你,現在以後和未來。」


是我放了手,讓你的承諾變空。

Sorry, it's all my fault.

我撐不起你的情深意重,

也踩不穩你的守候,

所以我自私地放自己自由。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