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e.jpg


我必須要說,沒有誰是真正的堅強。
而這個時代裡,寂寞是我們唯一不缺的罪。

前一陣子我寫了「噗浪的浪漫」,
不曉得有沒有人看出來,我藏在文字底下的寂寞?
我像是透明水缸裡的一尾魚,
水被小頭燈照得五光十色,
我也拚命甩動尾巴游來游去。
一切看起來非常美好,
除了一件事:
魚缸裡只有我,而我走不出這方天地。

一個人玩網路玩久了,
自然而然最常去的網站一定非社群網站莫屬。
為什麼?因為在那裡你說的每句話都有人聽。
誰想要對著空氣說話?
誰想要面對一屋子的空蕩蕩?
有一台電腦,接上網路,
你便有種錯覺,以為自己是有人在乎的。

從部落格到推特到噗浪,
這中間的走向是什麼?
是大家對於別人給自己立即回饋的需求越來越大。

我們在某種程度上的自我揭露,
目的只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自己生活的大小細節,
如此一來便覺得好像有那麼多人與我共同生活。

事實上,根本沒有。
這一切都是假的。

如果你能真的和A走到咖啡店,
花上一、兩個小時享受一杯真正香醇、
你聞得到也喝得到的咖啡,
你為什麼要待在螢幕前面打字?
在大腦裡搜尋過去喝咖啡的經驗,
想像那杯咖啡該是香的苦的濃的淡的辣的?

如果你能真的和B走到書店,
花上兩、三百塊閱讀一本真正有趣、
你摸得到也看得到的好書,
你為什麼要待在螢幕前面,
聽著別人推薦好多本新書給你,
但你卻一直抱怨沒時間把它們讀完?

你很清楚原因,那是因為寂寞。

噗浪的浪漫,是樂觀的、正向的思考,
但越是光亮的背後黑暗也越深,
噗浪用你來我往的噗,
更新不迭的新噗和回噗,
把心裡那個寂寞大洞加上蓋子。

雖然你暫時沒有掉進去,
但不代表你不寂寞。
你發的每一則噗,
都是你掩蓋寂寞的蓋子。

你以為你認識了C,
她是女生、25 歲、身高 165、有一個哥哥二個妹妹,
在加州念大學、喜歡貓不喜歡狗,討厭黃色。
她和你互為好友,常常互相回對方的噗,
但是你真的懂她嗎?她真的懂你嗎?

說到底,你在心裡建立起一個又一個新的檔案,
詳細地填上個人資料,放上形形色色的大頭照,
這樣就是認識一個人了嗎?
說明白一點,你只是和想像中的那個C聊天而已吧。

她的一切對你來說有什麼重要?
她的男朋友死了,比得上你家的茶杯打破重要嗎?
你沒有茶杯不能喝茶,她沒有男朋友你又會怎樣呢?
什麼事都沒有。

你除了想像你的確有一個叫C的好朋友,
把某個現實朋友的檔案套用進去,
設想C的男友是個怎樣的人,
所以C的男友死了你理當激發什麼樣的情緒。

除此之外,那些人對你來說還有什麼?

你只是寂寞。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