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系上學弟電話:「喂,是OOO學姊嗎?抱歉打擾了,想和學姊確認一下近況,還是在XXX任職嗎?」在一個平凡的下午三點,在我前兩天剛好回系館走一趟的這個時間點,面對這個問題我居然只能支吾地說:「對啊。」

對學弟來說,我只是系上歷屆畢業生中的一個,這通電話也只是好幾十通中的一通,但是這個問題我卻很難回答-不是因為我目前任職狀況很難啟口,而是我潛意識想抵抗這個問題背後的社會價值觀。

你知道的,正職老師大概一輩子就是老死在某個縣立/市立/國立學校裡,轉介來轉介去也相差無幾,但是一旦你沒考取正職,現況就永遠是變動中,而旁人對於這種流浪的狀態永遠他媽的好奇得要命。「喔~所以你做過YYY,之後又去做ZZZ啊?哇!感覺好棒喔!」,多數人想問但只有少數人有種問的下一句會是:「你沒想過要找個安定一點的工作嗎?」

老實說,我的確想,但我心裡對於「安定」的定義不太一樣,世上只有兩份我想做的安定工作-妻子和母親。女兒是一出世就註定好的,沒得選擇,但是妻子/母親身份卻不是必修,我基本上這輩子只想嫁給一個人,而生了孩子就一輩子是他(她)生母,所以這兩份工作才符合我安定的定義,其餘的,只是混口飯吃,不在乎什麼時候會換,也並不以為我可以依賴某份工作到死。

隨時都有可能會走,隨時都準備好要出發。

我們對成功的定義,從可以自己上廁所、可以擁有自己的房間、門可以關上、有人對自己告白、考好成績、上好學校一直到找到好工作,比錢比房比車還要比達到目標的速度,然後呢?比誰先死嗎?

如果你問我的答案,我會說:「誰快樂,誰就成功。」真的,這年頭要獲得快樂沒想像中簡單。

                                  但我現在很快樂。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