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y 聊完,我發現原來自己是處於一個「旁人確定鬼影重重但自己假裝看不見」的狀態。

魔羯座喜歡分析,只要我們願意,可以把一句話切個十段八段分析到很離譜的地步,歸納出十種百種的結論,交叉對比出最有可能的幾種,然後等待新資料再進一步地分析或產出更多結論。

年輕時,很享受這種分析過程,因為清楚自己的思緒脈絡,也放任自己沉溺在那種痛苦裡。同樣是魔羯座的分析傾向,當然其中又會因人性格而異,我…被歲月磨鍊出「不能控制的就要自己處理掉」的性格,原先的我不是這樣的,相較於今天的自己,過去的我對「關係」很優柔寡斷,對什麼事都可以迅速地說要或不要,唯獨對人不行。

對情感連結的執著沒有改變,但是卻養成了割捨的習慣,讓我自己很白痴地進入一種兩難狀態。理智要我往西走,我心裡卻默默往東走,雖然可以運用意志力控制兩邊的力量,可是終究還是傷神。

被 y 臭罵一頓,是我活該,我是真的欠罵。

不過,我就是膽小鬼啊。哼。怎麼樣?你咬我啊!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