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一邊聽一邊看^^)


最近看到一個有關魔羯座的粉絲專頁,它說:「魔羯的人生可以用兩個字概括:矛盾,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魔羯本身就是一個矛盾的個體。」想起高中有次作文題目是「我」,我開門見山地寫著:「我是一個很矛盾的人,…」當年國文老師說我不是矛盾,我只是很了解自己,我不以為然。

我了解我自己,我就是個矛盾的綜合體。

二十歲前的矛盾,是因為我的喜好走兩個極端,我喜歡坐著一整天不說話只看書,也喜歡半夜和朋友坐火車衝台北,喜歡哲學也喜歡科學–這在現在看來當然不矛盾,但在小孩子的心裡會覺得「你這個人怎麼有時候這樣有時候那樣」。我可以喜歡著一個人也同時討厭一個人,渴望一件事但又極力阻止它發生。

二十歲之後,其實不能叫矛盾了,我是有意識地讓自己保持觀念或是作為上的彈性,訓練自己能同時接受或是產出相異(相左)的想法,刻意不讓自己太過朝向某個方向,好比我大學雖然沒分組,但因為對語言學比較有天份,修課自然比較偏向語言組,但與此同時也會想辦法修一些文學組的課程,雖然不一定能拿高分或堅持到最後啦…(默)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想找出為什麼我會這樣訓練自己,因為我自認高中時是個笨蛋,根本不懂保持彈性的必要。不能說常常和別人起衝突,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從正反兩邊都可以找到支持點,也能夠很自然地接受所有論點。

或許,我說或許,是我後來變勇敢了。

我不害怕衝突,不害怕和別人不同,也不害怕大家沒有共識。
我知道會有衝突,我知道我不一樣但有人會和我一樣,我知道沒有共識我會努力讓大家達到最低共識。

印象中有一次,好像是系學會推了一件事,但學長姊學弟妹反對聲音不少,甚至連自己班上大概反對的也不算太少,有天在樓梯口起衝突,我覺得很委屈,因為心裡明明知道不是那樣,卻被人錯誤解讀,默默哭了,也被對方奚落「這樣就要哭?」,然後從此真正體會到「哭不能解決事情」還有「哭,真的很爽」這兩件事。

學會有些情緒可以拿來當工具,但多數時候自己知道就好,因為可以用的工具太多了,而且像我這種情感過剩的傢伙,一旦動情緒,有可能還沒解決事情自己先投降。(笑)



想起大學時代就會陷入微酸回憶,我自己覺得,好像蠻多人都以為我不很在乎這個系所、這個班級、這些同窗四年的人。其實,我對它的想像和情感,直到現在都沒變,我只是不把它當成我生命中的唯一,但它需要我的時候我永遠都在。

大部分的人都是從大一最有向心力,漸漸到大四各自分道揚鑣,但相較之下我好像大一在一大群外系朋友中打混,漸漸到大四把班務攬回自己身上。

該說魔羯座就是那個永遠不離不棄的傻子嗎?至少我是這樣。

有人做的時候,我就不去爭不去搶,讓別人做罷,但我並非離開,只是站到聚光燈打不到的角落,待著、看著、戀慕著那些燈光裡的人們。沒人做的時候,沒有燈光也無所謂,喜歡的、該付出的、能做的,心甘情願的。一邊碎念著「能者多勞」是個屁,一邊不停手地牽著引著。

有時候會想,如果我是個典型的魔羯,那麼魔羯的性格除了「矛盾」應該還有一個–犯賤。



最後,變與不變之間,我選擇自由。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