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走到哪裡,我一心想念的,還是我的家鄉。雖然我不是台北人,但台北顯然成為代表台灣的一個城市,是台灣人在錢堆裡打滾求生存的縮影。台北,有一棟高過一棟的摩天大樓,也有老舊窄小的村落,有跨國企業辦公室,也有店主口操台語的柑仔店 。

台灣再也沒有什麼城市像台北這樣,擁有最多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商店,但人們還是嫌無處可去,生活無聊無趣無味。半夜還燈火明亮的地方,有一群人在夢中遊盪,有一群人則清醒地做著夢。

人越多的地方,我總感覺越孤單。

462744861713310691.jpg

「台北朝九晚五」場景設定在台北,我不住台北,但我卻很有共鳴。在二十四小時連續不中斷,快樂與失去分分秒秒在發生的城市裡,你可以獲得的東西太多,以致於反而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

「二十四小時」是這個時代的新毒品,嚐到了它的方便,便失去了留白的空間。講求速度和效率的年代,愛情好比海市蜃樓,你能看見一個影子,卻摸不著它的樣子。

我對台北,就是懷著這種愛恨交錯的情緒,我愛它的不打烊,渴望它塞給我更多更多資訊,餵飽我的身心靈,但我也恨它的無情,恨它永遠驕傲地意氣風發,將我遠遠拋在身後。

我說了,我不是台北人,但當別人說起台北(特別是外國友人),我便情感聯結至台灣,「那是我的家鄉」我總這樣說。不管在這塊土地上發任何事,九二一大地震,政黨要如何輪替,我離開了誰又愛上了誰,我愛這塊土地,至死不渝,just like Scarlett from Gone with the Wind.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