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 (五)

早上第一堂課是王安祈老師主講,
「古典女性劇場–傳統戲曲與當代意識」,
我承認,第一眼看到這個標題,
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又是女性主義」,
沒辦法,女性學者研究的東西好像不沾上點女性主義就不行,
害我對題目的期待頓時少了許多。
(我對京劇還是很有興趣的!XD)

老師是傳統戲曲的創作者,
所以她一開始先從創作的角度出發,
談她對於創作的想法。

她說,在寫戲曲的時候,
要進入戲中主角的內心,從他們的角度來構想台詞,
在「寫他人,編他人」的過程當中,
其實是某種程度的自我揭露,
要往自己內心深處挖掘,
去找那些自己原本擁有但卻很少展露出來的特質。

創作是很孤獨的,
用一本幾米的書名來解釋:「又寂寞又美好」。
寂寞,是來自於創作時的空間狀態,
只有自己和自己對話;
美好,是來自於更深層地了解自己,
了解自己所處的空間和時間。

剛剛提到的題目,是她投影片的標題,
但是在手冊上的課程標題是「絳唇珠袖兩寂寞」,
這同時也是老師新書的標題,
她問我們,有誰知道這句話典故何處?有何意義?
廢話,當然是沒有人知道。(囧)

原來,它是出自杜甫《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註1)
老師喜歡的是它的下句「晚有弟子傳芬芳」,
因為研究傳統戲曲的人少,創作者更少,
但她這本新書收錄的四齣新戲,有一齣是學生獨力完成,
有一齣是學生和她合作完成,頗有「後繼有人」的感覺。

但我也很喜歡這個題目,自己的解讀是:
絳唇和珠袖,是京劇裡才有的東西,
以前京劇發達的時候,女孩子個個都是絳唇,
珠袖水袖也甩的美不勝收,
但現代京劇已經漸漸沒落了,
這兩樣東西都被鎖在戲箱子裡,在角落寂寞。

同行友人聽我這樣解釋,說是我想太多了!XD

好啦,題目解釋完,總該進入正題了。
京劇沒落,是因為它不符合現代化的需求了,
所以王老師身為一個創作者,
自然首要任務就是把京劇現代化,
但為什麼京劇現代化要從女性開始呢?

很簡單,現代化就是解讀多元化,
過去京劇是以男權主義的思維架構為主,
現在就換個方向,從女性主義去演譯。




第一齣戲,
《王有道休妻》改編自明代戲目《御碑亭》,
原本內容是描寫敘王有道進京赴考,
他老婆孟月華歸寧,回家路上下起大雨,
在御碑亭避雨,卻不巧來了一個秀才柳生春,
兩個人在那個小亭子一整晚都沒說話,後來各自回家。
王有道考試結束後回到家知道這件事,
懷疑他老婆和柳生春發生 OOXX 的事,憤而休妻。
之後王有道與那書生同登科榜,
才知道他誤會老婆,最後金榜團圓,喜劇收場。


這戲一聽就知道很爛,
不過是避個雨就被誤會紅杏出牆,還被休了。
很妙的是,這齣戲因為最後是官場情場皆得意,
所以過年喜慶的時候都很愛演這一齣,
但明明內容就是很壓迫女性的啊!

原戲目裡,老婆被休了還要哀而不傷,怨而不怒,
拜託!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沒打官司就不錯了,
所以要怎麼改呢?
如果是改成孟月華被誤會,一氣之下離家,
把王有道塑造了宇宙超級無敵大爛人,
喂,這種戲碼你去看三立就好了,不需要看京劇吧?

既然說了要用女性角度重新解讀,
那就來看看戲中最關鍵的一個段子「御碑亭避雨」,
試想:雨很大,兩個人的衣衫都溼透了,
一個小小的亭子擠兩個人,孤男寡女共處,
這個場景…難道不像要拍 a 片不引人遐想嗎?

於是亭子避雨這一段,
就從孟月華進亭子,發現有陌生男子,
要避不是(怕別人說閒話),
不避也不是(雨下得真的很大),
最後還是留在亭子裡。

那淋了一段雨,進了亭子,
你很自然地要把身上的雨水撥掉,把頭髮擰一擰,
這動作,多有調情的氣氛啊,
對面那個柳書生,
昏暗中看到女子這樣不經意地展露姿色,
雖是止乎禮,但也會發乎情啊!

亭子這麼小,書生有個什麼動作,
你想孟月華會不知道嗎?
她與丈夫結褵好幾年(印象中是十年?),
夫妻倆相敬如賓,如今卻有陌生男子被她吸引,
只要是個女人,哪裡會不覺得驕傲欣喜?
兩人都沒做出什麼 OOXX 的事,
但心裡思緒卻是千轉萬轉了啊!
(所以我好愛這齣戲>"<)

光是這樣還不夠看,
創新的部分不只是從孟月華解讀這場避雨風波,
還更創造出二個女演員同時在台上演孟月華,
一個是謹守禮份溫柔婉約的傳統女人,
一個是受情感支配,不被教條約束的女人,
在規規矩矩的表面底下,藏著一顆驛動的心,
這才完整了這齣戲的戲劇張力。



你以為這樣就沒了嗎?錯。

多元解讀,不是只有從「人」,還可以從「物」,
所以導演把「亭子」擬人化了!
從亭子看這兩個人的行為舉動,
變成觀眾從亭子的眼中再去看孟月華和柳春生。

這個視角更是全新的突破!




第二齣戲,
《三個人兒兩盞燈》是台大戲研所學生趙雪君發想的新劇本,
裡面寫三個寂寞女人,寂寞深處是無窮無盡地等待。

上半場,三條線。
先講梅妃,她是唐玄宗的妃子,
但有了楊貴妃誰還要梅妃?這是第一層寂寞。
主子都這麼寂寞了,那她的宮女們更是寂寞…

有一天玄宗突然發神經送了串珍珠給梅妃,
幫皇上送東西的是高力士,他一出現,
不啻是帶給梅妃一點點的希望,她問「皇上呢?」,
結果回答她的只有一串冷冰冰的項鍊,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註2)

這雙月(第一個女子)是梅妃的宮女,
入宮十五年,她看著梅妃和玄宗熱戀到失戀,
但她呢?她連失戀的機會都沒有
皇宮內宮女千個萬個,皇上怎會看上她?這是第三層寂寞。

在雙月覺得寂寞的時候,
來了另外一個宮女–廣芝(第二個女子),
她年歲比較長一點,看著雙月進宮、長大,
兩個人這輩子互相依賴,廣芝對雙月有了不一樣的感情,
眼角餘光總是追隨著雙月的身影,
但雙月毫不知情,這是第四層寂寞。

這兩個宮女,和皇上沒什麼直接關聯,
所以雖然寂寞,但總沒有湘琪(第三個女子)來得強。
她是玄宗某次經過井邊,看見她在打水,
興致一來就突然臨幸她,
結果呢?害得她死守井邊,
數十年如一日不換衣裳,
就只求玄宗再次經過這個井邊,能認出她來。
但玄宗再也沒有看過她,更甭說認出她。
最後湘琪就投井身亡,死也要死在宮中,
守著她的井和她的皇上,這是第五層寂寞。

在這些深宮的寂寞之中,
宮女們奉命要替戍守邊關的戰士們縫冬衣,
雙月就偷偷地在袖口縫上一首詩,
「今生已過也,相約來世緣」,
將她的寂寞交託給遙遠天邊的不知名戰士。

收到這封密詩的人是陳評,
他原本身體就虛弱,又守邊關,情況更加嚴重,
在這痛苦的當下收到一個不知名女子的這首詩,
他立刻就把寂寞也交託給她。
而陳評有個好朋友,叫李文梁,
他看到陳評的寂寞獲得寄託,心裡很是羡慕,
也在心中偷偷地喜歡上這個寫詩的雙月。

下半場,
這事被軍隊裡的人給呈報上去,
李文梁搶著替陳評認罪,廣芝也要代雙月認罪,
皇上看這種情形,感嘆天下皆是有情人兒,
說「人間情根仔細栽」(這皇上也是多情種啊),
就把雙月許給陳評,讓她出宮嫁人去了。

這雙月臨出宮前,發現自己其實也捨不得宮裡的某個人,
「臨分別,才驚覺,情深似海。十數年,朝夕相依,情根早種。」
嫁給陳評沒多久,陳評就病死了,
她後來再嫁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文梁。

三年後,玄宗大開宮門,讓宮女自由去留,
廣芝決定要離開這座高貴的監獄,
宮門外,驚見雙月和李文梁在等她,
於是這三個人就一起組成家庭。

這齣戲的戲名,
三個人兒,講的是這三個寂寞的女人,
兩盞燈,講的是最後留下來的兩個女人。
但當然也可以有不同解讀,
最後活著的是三個人,二女共事一夫。

但無論如何,情路總是寂寞。

第三齣是金鎖記,
不過老師才講到這裡就要下課了,
所以我就只記到這裡囉。:)

這堂課聽得我很爽(笑),
下堂課是魏海敏老師主講。




(註1)杜甫《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

昔有佳人公孫氏 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 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 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 罷如江海傳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 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穎美人在白帝 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 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 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 風塵項洞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骽 女樂餘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 瞿塘石城草蕭瑟
玳弦急管曲复終 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 足茧荒山轉愁疾

(註2)梅妃《謝賜珍珠》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