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和國中同學商量的結果,決定一早先去梵谷展(中正紀念堂站),然後十二點約在中山站附近共進午餐,下午就在地下書街隨意閒晃,直到W和B(約好要一起去看 BSB 演唱會的朋友)到台北碰頭。同學很好心,還把附近地圖簡畫給我帶著,是說我也沒這麼容易迷路好唄?好歹也上台北這麼多次了,最像迷宮的台北車站早就不會迷路啦,其它的應該都不成問題了。XD

因為是借宿在人家家裡,同學早上八點要出門上班,我自然也跟著出門…在圓山站附近悠閒地把早餐解決之後,坐到中正紀念堂站剛好差不多九點(展覽九點整開始),看史博館網頁上的說明,捷運站和展場好像不是太遠,所以原先打算要自己走去(真是瘋了!),幸好後來一出捷運站就發現有免費接駁車,而且…在捷運站搭車買票還可以折五十元!

九點,第一班接駁車乘客很少,有兩位五、六十歲的老婦人,一上車就很煞有其事地討論梵谷的畫風和筆觸…等等,害我一身冷汗,頓覺自己美學素養好像很低。到了展場,約莫是因為真的一開門就去參觀,所以人極少,兩位老婦人一進門就快速往前走,又讓我錯愕了一次,不過展場有指示參觀方向,雖然常常繞來繞去,但還算可以。

沒有什麼人和我擠來擠去看畫,感覺很舒服。梵谷展是以時間軸分成七大時期,平常分開來看可能看不太出來梵谷的畫功演進,但是循著展示的順序看下來,真的看得出來梵谷在繪畫技術上的進步。不僅如此,展覽中還有多幅梵谷的「實驗畫作」,臨摹其它大師的成名作,但仍畫出自己獨特的風格。

饒是如此,我看完整個梵谷展出來也才十點出頭,這下可好,還有兩個小時該怎麼打發呢?想起昨晚討論行程時,同學有提到市政府站附近有間誠品,據說很大間、很好逛,心想:「就算沒找到那間誠品,我好歹也可以在 101 打混一下。」到市政府站,我這個路癡硬是不相信捷運站的地圖方向,明明信義誠品就在捷運站出口的後方,走對方向五分鐘就到了,我偏要走到忠孝東路五段上…繞了一大圈才發現方向根本就不對!Orz

說到信義誠品,我非常喜愛它二樓的「誠品設計」,裡面有好多設計類書籍和雜誌。三樓整層都是誠品書局,佔地很廣,住在麻豆久了,很久沒一次看到這麼多書,雞皮疙瘩真的一瞬間都冒出來。可惜因為走錯路,浪費太多時間,所以在書堆裡打混沒多久就驚覺:「約會時間要到了!」

中午去吃蘿絲瑪麗,這店名大概很菜市場吧?我記得大學時候,側門的小巷子外也有一家 rose mary …,當下頗有把大學青澀記憶抓出來曬曬的衝動。這間店的餐點還不錯,比較特別的是它的甜點,就只有冰淇淋和布丁(嗎?),而且他還不讓客人選擇,如果來客數是偶數,就各送一份,我問同學:「如果是單數呢?」她說她從沒有遇過,所以不知道,也許有人可以去試一下?:)


吃飽飯就真的跑去中山站地下書街閒晃了,其實說打折也沒有真的很便宜,不過在一堆書裡面遊盪本身就是很享受的事了。我其實是想買草莓新書,但兩本才有七九折,於是乎順便加買了丹布朗的新書–這傢伙到底還可以寫幾本這種類型的書啊?上一本很爛,這篇感覺還可以。

坐在書街兩側的小長椅上,一瞬間就把草莓的書翻個七成,邊看邊想起我和男友相識的點滴,覺得草莓是幸運,也是自己夠勇敢,不然主角換成我,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股勇氣選定一條路直奔到底。

突然之間B打電話來說是抵達台北,正要去排隊領路旗,呃,就是選舉時整條街上滿滿插著很醜的旗子。五點左右在小巨蛋和B會合時,B已經拿到路旗,正在排隊買紀念品,我當然義不容辭(?)地也下去排了…我和B都覺得紀念衫好像沒什麼買的價值,兩個都對海報比較有愛,後來打電話給W問她有無需要?W聽到我們都買了海報,遂也跟著買了海報。

買完海報離開場時間–七點半–還很久,我提議不如先去吃晚餐,但W還沒和我們會合,我也不敢吃太多,只好到小巨蛋側邊的麥當當隨便買個兒童餐作數。我和B都是第一次到小巨蛋、第一次聽演唱會的新手,完全不知道「進場排隊」的重要性…呆坐在麥當當前的階梯上,被路人來回問了三、四次:「這裡是要排隊進場嗎?」直到六點多,我起身決定:「該是排隊的時候了!」

那天,台北熱的要命,偏偏我們兩個從南部上來的傻孩子,以為台北「會冷」,整個穿得太過保暖。一邊拭汗一邊前往演唱會入口,看著長長的人群,我承認心裡有偷笑「這些人怎麼這麼呆?這麼早就在這裡罰站」,結果走到門口,隨便抓個工作人員問道:「黃 2C 要怎麼走?」他指著那排人龍說:「排後面。」

頓時傻眼,等到我們走到人龍的尾巴,發現其實和原先在麥當當前發呆的位子相差不遠…我馬上髒話飆出口。沒辦法,BSB 成軍這麼多年,歌迷絕對不會少到哪裡去啊啊啊啊!認命排隊吧!但我有個不無聊的法寶–上 Plurk 和 Facebook。其實我出門在外的這幾天,幾乎都有把行程公佈在噗浪和非死不可上,算是做個記錄吧?:)

親臨現場聽 BSB 演唱真的很感動!我從高中就開始迷他們了!他們是唯一一個我不需要試聽曲目,只要出專輯馬上就眼巴巴跑去買的歌手。歷年專輯我每張都有,也收集好多大卡、小卡、明信片、年曆和有他們出現過的雜誌。媽呀!現在光是講起來都有一種血液準騰的感覺!

演唱會本身,我是去聽歌的,所以舞蹈和特效我通通都不在意,我只需要看到 BSB 就夠了!!!(尖叫)只有一點點美中不足的地方…他們沒有安可啦!!!(無限怨念)我在現場喊安可喊到都要哭了,可惜他們旋風式來台不到 20 小時就又要前往下一站,所以最後一首結束隨即回飯店休息…


請讓我難過三秒鐘。

散場後才十點左右,我們三個人都覺得時間還很早,又餓又有無限怨念,W於是提議去饒河夜市祭一下五臟廟,我繞了一圈都沒看到想吃的東西,直到最後B和W發現「香蕉煎餅」,叫猴子的我有必要來嘗試一下任何和香蕉有關的新產品(?),所以就買了一個來公家吃。評價嗎?還不錯。XD

回到同學家已經是十一點半超過了…由於真的很餓,只好央請同學煮泡麵給我吃!(媽呀這女人實在太賢慧了吧…小呆你要好好把握!XD)


這一晚,帶著圓滾滾的肚子,無限怨念,和甜蜜的心情,入睡。

    全站熱搜

    weed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